回首中国网吧行业风风火火20年

     ]   2015-08-10 20:57:18   来源: 互联网   评论: 0   点击:    分享到: 

收藏
“十几年前,开网吧绝对是一本万利的赚钱买卖。”经营了多年网吧生意的刘峰说,郑州最早的网吧大概出现在1996年,那时上网的价格基本是每小时10元左右,但那时上网的人比较少,网吧更少,全郑州也不过十来家。

网吧的黄金时代:1996-2002

“十几年前,开网吧绝对是一本万利的赚钱买卖。”经营了多年网吧生意的刘峰说,郑州最早的网吧大概出现在1996年,那时上网的价格基本是每小时10元左右,但那时上网的人比较少,网吧更少,全郑州也不过十来家。

回首中国网吧行业20年!

“‘要想发、开网吧’是当时叫得比较响的一句口号。”1998年,河南开始对小煤矿实施专项治理整顿,在登封开了一家小煤矿的刘峰,就把煤矿转让给了郑煤集团,拿到了几百万现金。“闲下来没事干,看到自己正上初中的儿子天天痴迷去网吧,就去网吧一看,乖乖,一台机子后面有几个人,机子几乎24小时不闲,我就动了心,准备开一家网吧。”

 

办证免费每天毛收入几千块

 

当时因为网吧刚起步,各方面监管相对比较宽松,最早办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还是免费的。“办证很容易,到那儿把材料一交,过了十来天证就拿回来了。”刘峰介绍,开的第一家网吧规模不大,有50台机器,花了50多万。“生意好极了,平均每天的毛收入都有两三千块钱,不到半年,就收回了全部投资。”

“我算是郑州开网吧比较早的一批人,那时候郑州的网吧只有几十家,生意也真是好做。”刘峰说,他的网吧开业后,因为靠近两所中专和两个中学,加上还有两个都市村庄,流动人口多,网吧几乎天天爆满。

又开五家总收入“你猜吧”

2000年到2001年,刘峰一口气在郑州市东风路、大铺村、白庙村又开了5家网吧,把自己的弟弟、妹妹和亲戚派去管理,“投资了200多万元。”他回忆说,每天晚上,弟弟妹妹和亲戚把一天收到的现金都用箱子提回来,全家人坐在一起数钱,“因为好多钱都是一元、五元的,数起来不容易,真是数钱数到手软。”

“2002年,网络游戏也兴起了,除了上网和包夜收费,还卖些游戏点卡和Q币,一个网吧一天收入过万,那都不是个稀罕事。”问起这些年刘峰开网吧的总收入,他没有回答,只是说“你放开猜吧!”

一场大火让网吧管理严格起来

转折发生在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院内“蓝极速”网吧遭人为纵火,造成24人死亡,12人重伤。后经调查,这场震惊全国的惨剧与网吧老板违规经营,开放“包夜”并把上网者锁在网吧内有直接关系。

刘峰说:“就是蓝极速这个事之后,对网吧的监管越来越严了,消防、工商、文化、公安这些部门经常会过来检查,包夜也不让开放了,支出增加了,收入减少了,但相对于其他生意,还是个相当不错的行业。”

回首中国网吧行业20年!

“1995年,我考入郑州大学,那时候还没听说过网吧。当时我们学校的实验室一般会配一台电脑,用的还是DOS系统,全靠键盘操作,没有鼠标。”杨前回忆起当年的往事,不禁感慨起来。“记不清是大三还是大四的时候,郑大东门开了家网吧,那时候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100多块钱,去网吧10块钱一个小时,太贵了。

他推了推眼镜,思绪回到了15年前。“再后来,郑大图书馆、计算机系还有我们化学系也都开了自己的电脑室,让学生们使用。当时拿着学生证去办个卡,交几十块钱,一个小时也就是三四块钱,去上一次网在卡上打一个勾。因为便宜,经常要排队。”

发个邮件需要几十分钟

“网吧真正兴起是在我刚上班的头两三年,记得工人路上有家网吧,当时是128K的网络专线,这个速度在当时已经是不得了了!去网吧就是聊聊天,给朋友发发电子邮件,当时我们都叫伊妹儿。比较常上的一个网站是商都信息港,里面有陌生人聊天室。”杨前介绍。

“网速很慢,有时为了发个邮件需要等几十分钟,还经常掉线。”杨前回忆,大家已经习惯了,掉线了就抽根烟,慢慢等。打游戏更是卡得要命,正在关键处老是掉链子。

上网太贵轻松花掉两成工资

“当时家里没电脑,手机也不普及,常去的那家网吧有四五十台电脑,都是爆满。”杨前说,“价格很贵,我都不敢多上。每次都是上一小时,到点儿就走,要不然,超过1分钟就按一个小时收费。”

杨前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上网的价格,2000年左右,网吧上网费降了不少:一般的都是星期一到星期五9:00-13:00每小时4元,两小时6元,13:00以后每小时5元。如果买“上机票”,90元可以上机30个小时。每个月都要花个七八十元甚至上百元,“可不是个小数目,因为自己那时的工资也就三四百元,2002年才涨到1100元。

网吧的白银时代:2003-2009

10年前,走进网吧是一件很潮的事儿。如果天天有机会去网吧,还会被身边的朋友高看一眼。作为一名资深网民,刘爱华至今都要感谢网吧,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网吧成就了他的工作,而更重要的是,网吧还给了他美好的姻缘。

“那时候的生意,就一个字:火。38岁的赵志林谈起当年开网吧的经历,至今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那时候上网的人多,挣钱快,随之而来的是黑网吧也多,而当一张网络经营许可证炒到三四十万元的时候,他果断退出了网吧领域。至今,他依然为当年的抉择而庆幸。

网吧的青铜时代:2010-2013

当年,70后、80后是网吧的主力军,为了上网,他们不惜排队等候。而对于90后的赵涛来说,网吧对他没啥吸引力。他说,随着3G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上网变得越来越方便,自己一年能去一次网吧就不错了。他甚至认为,网吧数量的缩减将呈不可逆转之势。

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进入2010年,网吧市场也悄悄发生着变化。“当年,为了开这个网吧,我通过各种关系,找了很多熟人,花了将近40万元,才从别人手中购买了一个网络经营许可证,本想着大干一场,没想到生意一年不如一年。”说起这几年的经历,网吧老板李胜利透露,他这几年不但白干了,还赔了不少钱。

网吧的黑铁时代:2014

2004年,我省新建网吧的审批全面停止,一张网络经营许可证在黑市上被炒到四五十万元。10年过去,不少网吧从业者决定“金盆洗手”,就在这时,“冰封”了10年的单体网吧审批解禁。

为何要放开单体网吧审批权限?在网吧行业走下坡路的时候推出这一政策,会起到什么作用?我省网吧行业现状如何?未来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网吧的改革:2015

“城市的网吧市场已经日趋饱和,甚至部分地方出现萎缩,而那些外来务工人员比较聚集的城乡接合部、小城镇、农村地区等,市场需求依然很旺盛,这些因素在整个网吧总量布局规划中都将全面考虑到。因此,农村地区和外来人口多的地区网吧数量会多一些,而城市里的现有网吧,要想继续发展,转型升级势在必行。”张松涛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网吧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除了提供网络服务外,还有桌游、咖啡、餐饮等。

“我希望网吧更具个性,而不仅仅是一个上网的地方。”网友赵涛建议,网吧需要用餐饮、购物等综合服务来吸引顾客,而不同装修风格、不同文化内涵的主题网吧也会吸引上网族的光临。

扫描上方二维码  关注《深圳网吧联盟》微信公众号  了解更多网吧猛料

手动输入微信号查找"szwblmcom"也可以关注到喔

相关热词搜索: 中国 网吧 行业
上一篇:网吧20年沉浮录—争议、歧视、风雨!
下一篇:现在网吧和以前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