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未成年人上网,该如何面对这渴望?

     ]   2015-08-05 20:28:35   来源:    评论: 0   点击:    分享到: 

收藏
题图照片是由志愿者摄于贵州罗甸县罗悃镇冗响小学留守儿童,在当地一家名为玲珑网络的上网服务连锁经营企业的赞助下,将通过网络连接远方亲人的瞬间。感谢这位摄影师,他所抓拍的瞬间,让我们的心灵为之震撼!他


题图照片是由志愿者摄于贵州罗甸县罗悃镇冗响小学留守儿童,在当地一家名为“玲珑网络”的上网服务连锁经营企业的赞助下,将通过网络连接远方亲人的瞬间。

感谢这位摄影师,他所抓拍的瞬间,让我们的心灵为之震撼!

他在渴望什么?亲情?山外的世界?

他在迷茫什么?

在这个地球村的时代、网络渗入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时代,是什么挡住他跟随世界一道成长的脚步?

法理:使用互联网学习、游戏和休闲是儿童的权利

与其他社会规则的结果承受者往往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参与规则的设计不同,未成年人的社会规则是由成年人来制定的,而未成年人的权利却经常被粗暴地忽视。

早在中国出现第1家网吧的4年之前,1990年,我国政府就签署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1992年,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约正式在中国生效。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将认真履行促进实现儿童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的承诺。在这部权利公约里,儿童有接近媒介、使用媒介和通过媒介表达自己声音的权利,儿童也享有游戏和休闲的权利。

在“互联网+”的宏观战略下,互联网将成为每一位未来公民学习、生活、参与社会治理和民主政治实践、享受社会发展成果的必须。因此,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应该当是如何使更多的未成年人、特别是缺少上网条件的乡村未成年人能够驾驭互联网、使他们从互联网中公平地获得他们理应得到的成长资源,而绝非是再去探讨用何种更消耗纳税人成本的行政干预体系,把更多迫切需要驾驭网络的未成年人排除在外。

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现实就是:当前正规上网场所不允许接待未成年人,导致很多家里没有电脑、或者有电脑但家长无力或不愿意支付上网费用的农村未成年人,要实现使用互联网的权利,竟然必须要依赖黑网吧。这是人为造成的困境,已经到了必须关注和尽快解决的时候。

数 据:3个“两倍”

根据由中国青少年社会服务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等单位于去年发布的《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基于对该报告中给出的在北京、江苏、福建、内蒙古、广东、湖北、黑龙江、四川、广西、云南十个省、市、自治区开展的问卷数据,把数据中城镇和乡村未成年人的数据加以对比,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农村中没有上过网的未成年人比例是城市的两倍多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九成(92.9%)的城镇青少年在最近半年内都上过网,而从农村青少年最近半年内的上网率来看,只占到80.2%,这一比例要比城镇青少年的上网率低出了12.7 个百分点。而另一方面,只有9.1%的城镇青少年在最近半年内没有上网,而在农村的这一比例为19.8%。也就是说2013年农村没有上过网的青少年比例,比没有上过网的青少年比例高处10.7 个百分点;而在2007 年这一比例只相差6.69 个百分点。

2,农村家庭不能上网的比例接近城市家庭的两倍

调查结果显示,近九成(87.5%)的城市家庭都能够上网;而只有七成半多点(76.7%)的农村家庭可以上网,这两个不同地区能够上网的比例相差10.8 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城镇家庭不能上网的只有12.5%;而农村的这一比例为23.3%,这一比例几乎是城市不能上网家庭的两倍。

3,农村青少年对网吧的依赖接近城市两倍

从统计数据来看,在选择上网地点时,79.91%的城镇青少年和68.4%的农村青年人首选在自己的家里上网,比例相差8.91 个百分点,在青少年的网吧上网方面,只有1.84%的城镇青少年会选择在网吧上网,而农村青少年选择网吧上网的比率为3.2%,比例接近城市的两倍。

4,城镇未成年人首次触网年龄偏低

调查结果显示,有81.57%的青少年在不满或者刚满10 岁时就开始接触网络。具体情况如图1 所示,有18.43%的青少年是在10 岁以后开始上网的,这是青少年首次触网最集中的年龄段;其次,7-8 岁形成了亲少年首次触网的第二个年龄集中段,其中,有13.5%的青少年是在7 岁时开始接触网络,有13.31%的青少年是在8 岁时开始接触网络;在6 岁时有11.31%的青少年开始上网;在9-10 岁的年龄段,共有18.34%的青少年会首次接触网络;8.29%的青少年在5 岁时,就开始上网了,而且与小于5 岁的年龄段

相比,青少年在5 岁时的上网概率大大提到了。另外,有7.22%的青少年在5 岁以下就开始接触网络了。

5,农村未成年人的单次上网时间普遍较长

调查结果显示,单次上网时间不到两个小时方面,城镇未成年人所占的比例较高,比例和为65.8%;而农村未成年人所占的这一比例和为57.2%。其中,30.67%的城镇未成年人和27.9%的农村未成年人,将上网之间控制在一小时左右;22.89%的城镇未成年人和18.6%的农村未成年人,将上网时间控制在半小时左右;12.12%的城镇未成年人和10.7%的农村未成年人,将上网时间控制在半小时以内。

然而,在单次上网时间达到两个小时及以上时,农村未成年人所占的比例较高。15.7%的城镇未成年人将上网时间控制在两小时左右,而农村的这一比例为18.8%,比前者高出3.1 个百分点;6.28%的城镇未成年人将上网时间控制在三小时左右,而农村的这一比例为7.1%,比前者高出0.82 个百分点;3.06%的城镇未成年人将上网时间控制在四小时左右,而农村的这一比例为4.7%,比前者高出1.64 个百分点;2.96%城镇未成年人将上网时间控制在五小时及以上,而农村的这一比例为5.7%,比前者高出2.74 个百分点。

6,城乡未成年人最熟悉的网站都以网络游戏网站为主

在未成年人最熟悉的网站统计方面,城乡未成年人的选择比较一致,他们选择的居于前三位的网站完全一样,依次是洛克王国、摩尔庄园、奥比岛,这三家网站都是规模比较大的网络游戏网站。具体而言,有21.14%的城镇未成年人和22.51%的农村未成年人,最熟悉洛克王国网站;有13.76%的城镇未成年人和12.23%的农村未成年人,最熟悉摩尔庄园网站;有12.60%的城镇未成年人和10.01%的农村未年人,最熟悉奥比网站。

数字鸿沟阻碍中国未来

上述数字的对比,足以说明:目前我国的“数字鸿沟”问题在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仍然十分突出,而这一问题在城乡未成年人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并且将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国际电信联盟(ITU)对“数字鸿沟”的定义:由于贫穷等造成的教育设施中缺乏现代化技术,以及由于文盲而形成的在获取信息和通信新技术(NITC)方面的差距,这些差距体现在贫穷国家与富裕国家之间、城乡之间以及代际之间。

美国哈佛大学Pippa Norris 教授则从三个角度给出了 “数字鸿沟”进行解读:一是全球鸿沟,这个概念可以理解为发达社会和发展中社会在接入网络方面的差距;二是社会鸿沟,这个概念涉及每个国家中信息富足者和信息贫困者之间的差距;三是民主鸿沟,这个概念指那些使用和不使用数字资源去从事、动员或参与公共生活的人们之间的差别。

“数字鸿沟”是传统的社会分化现象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的延续。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运用,互联网信息时代已经到来,各种先进的数字技术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促进科技发展、提高经济水平、实施科学的社会治理和民主政治、推动社会进步方面的作用日趋明显。在互联网技术高速普及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不平等和新的社会分化,也就是所谓的“数字鸿沟”。

在我国,虽然党和国家的一系列政策,都将实现“社会公平”作为出发点,但是目前由于社会、历史、经济等众多因素,使得在获取网络信息资源的广度和深度方面,我国城市和农村的未成年人之间,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虽然数字鸿沟无法避免,但是如果这种“鸿沟”有加深的趋势,那么必将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和稳定。

1,影响到国民素质养成和中国在互联网时代的话语权

掌握互联网知识已经成为下一代中国公民学习、成长、生活的必须,也是新时期打造国民素质的重要方面。

有专家指出:关注和研究未成年人的互联网使用以及他们对于互联网的认知,远不止媒介使用、青少年社会化、青少年价值观塑造等方面,而是关系到网络社会崛起、社会结构发展和变迁以及人的发展等更为深远的意义。互联网等新的技术是从西方传入中国的,过去的几十年来,在互联网和信息传播技术方面也一直以西方为主导和强势,中国未成年人的互联网使用,必然具有全球视野与中国语境的问题,下一代人的互联网使用能力和技术创新能力关系到中国在信息时代的全球地位和影响力。我国应将未成年人新媒体素养的培养,提升到国家安全、社会创新管理和国民素质养成的层面进行推动。

2,不得不选择黑网吧,严重威胁着农村未成年人的安全和健康

从调查统计的结果来看,农村未成年人在网吧上网的比例明显高于城镇未成年人。一方面,这预示他们在互联网使用过程中,可能面临更多的风险,比如网络沉溺、网络暴力、网络犯罪等。另一方面,正规上网场所是不允许接待未成年人的,而黑网吧上网的环境往往比正规上网服务场所的环境要差很多,拥挤、通风差、烟雾缭绕、人员庞杂、设备差等,更重要的多数黑网吧都没有经过消防验收,安全隐患极大。不仅严重影响未成年人的身体健康和上网感受,而且危及他们的人身安全。一旦发生事故,往往是群死群伤、危及社会稳定;到时政府用于安抚家属和稳定局面的成本要比管好正规上网场所在有秩序、有规则和保障的条件下接待未成年人大得多。

不久前,重庆市出现了家长担心孩子玩水、撵着孩子去网吧的现象。据当地媒体报道,学生家长说,因为不时听闻学生溺水身亡的事,所以她和丈夫很担心孩子会在放假时跑去江中游泳。而网吧有空调、有人照顾、还有午饭供应,“上网总比耍水强。给钱让他上网,总比在江边莫名其妙溺水强”。

有位小网民在贴吧中说得好:“家长们某种程度上应该感谢接纳他们的网吧,至少让他们远离了野泳溺亡的危险。”“孩子是好的就是好的,如果孩子变坏了,家长应该先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不要把自己的责任推给网吧。”

3,农村未成年人难以使用网上政府和公共服务,影响中国民主政治进程

网络作为一种传媒的力量,在传播信息、表达观点等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网络的理性力量,正在成为网络意见的主流,在推动社会进步,完善重大公共决策,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等方面,发挥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当前,我们大力推进社会治理活动和政府与公共服务上网,其中很多网上办公项目已经不再是为减少去管理部门办公地现场办理所发生的时间和交通成本的一个选项,而变成了指出唯一渠道,例如中考和高考查分和填报志愿这样一个与未成年人关系高度密切的项目。难以想象,如果存一个巨大的被挡在互联网之外的群体,中国的网上社会治理和民主政治如何去实现。

从实际出发 对历史负责 寻求农村未成人上网问题的突破

通过对前述数据的分析,我们必须正视农村未成年人上网问题的现实处境和与政策和产业环境的冲突。在互联网逐步普及的今天,无法接触互联网对未成年人的影响,比网吧可能潜在的负面影响要大很多。未成年人上网问题是当前行业内外普遍关心的热点问题,也是涉及多方面利益的敏感问题。我们相信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只有切实践行实事求是的原则,克服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和官僚作风,抛开既定的条文,跳出部门利益的束缚,真正从未成年人在网络时代如何更好地生存、成长和发展这一角度、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想问题,才能得出符合实际的结论、拿出经得起实践检验的解决之道。

当下,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解决未成年人上网问题的出路在于:如何为他们提供与其身心成长需要相符的环境、服务和内容。随着转型升级的广泛参与,越来越多的上网场所从环境上不仅明亮、整洁,而且已经能在炎炎夏日为未成年人提供更多的舒适与安全;下一步,为未成年人开发诸如限时长、有辅导、有过滤、有分级、有保护的上网服务,导入智力竞技、电子课堂、亲情连线等丰富的网上内容,一定能为更广泛的未成年人更充分地利用上网服务行业的资源、消除城乡未成年人的“数字鸿沟”闯出一条光明之路。

扫描上方二维码  关注《深圳网吧联盟》微信公众号  了解更多网吧猛料

手动输入微信号查找"szwblmcom"也可以关注到喔

相关热词搜索: 未成年人 乡村
上一篇:让网吧走出 “问题行业”阴影
下一篇:湖北网维圈前辈彭总致维护兄弟们的一封信